隧道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隧道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颇具开放意识的一代廉吏【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20:14:04 阅读: 来源:隧道窑厂家

作者(右一)与徐建宏(中)等在徐继畬故居。

五台县东冶镇有一位著名的历史先贤徐继畬。在中国近代史上,徐继畬在福建任职13年。在中西文化的激烈冲突中,他著有振聋发聩之作《瀛环志略》十月的晋北,天高气爽,正是一个让人保持清醒、整理收获的季节。长假里,我们一行人来到五台县东冶镇东街村徐继畬的出生地,瞻仰先贤,寻找孕育先贤的文化密码,接受一次不寻常的历史文化教育。在该镇朝元巷最里面的徐继畬故居,我们重温了先贤的生平和历史贡献。崇仰之余,叙及先贤多舛的命运、目睹其模糊古旧的遗迹,同行者皆唏嘘不已。作为山西人,我们有责任探究徐继畬的开放意识及清正廉明的思想渊源,并弘扬其精神。

清廉家风 代代传承

在五台县东冶镇东街村朝元巷口,笔者受到五台徐氏后代徐建宏的热情接待。徐建宏向我们介绍了徐继畬的生平。徐继畬,字健男、号松龛,书斋名“退密宅”,寓“放之则弥六合,卷之则退藏于密”之意。明洪武时,始祖才甫公由马邑县(今朔州)迁至五台县滹沱河南岸的大建安村。传至四世为文厚、文达、文源兄弟3人。文源生9子,修家谱,依次为9股。徐继畬这一支属于第二股,其八世祖由大建安迁居滹沱河北岸东冶镇。乾隆六十年十月二十四(1795年12月4日),徐继畬生于五台县东冶镇东街村司马第的正屋。徐建宏尤其强调徐继畬的清廉。说到徐继畬故居,徐建宏说:“他为官很清廉,没有多少积蓄,好不容易凑钱盖了一处房子。”徐继畬生于仕宦之家,祖孙三代为官尽职、家风清廉、崇尚气节。祖父敬儒为官出仕时,曾祖父徐天叙嘱咐:“你如果拿偷工减料贪污来的钱买祭品供奉祖先,是对祖先的污辱;以贪污款孝敬我,我怎么能下咽?如果因公赔累,家中薄产,任你消耗,我赔光家产也不后悔!”徐敬儒恪守父训,洗手奉职。父亲徐润第仕宦期间更是“生平一介无苟取,服官二十余年,衣不盈两笥”。徐继畬深得父训,同僚荐牍称赞他为“清廉明达,有守有为”。徐继畬及祖辈生活的明清两代,恰逢西方掀起的海洋时代冲击全世界。地处内陆的山西,也初显开放气象,本土社会文化转型在徐继畬祖孙三代身上有所折射,值得后世深入探究。明史专家樊树志认为,由西方掀起的海洋时代促生了“晚明大变局”。在文化领域一方面表现为西学东渐,涌现出徐光启和利玛窦等著名人士;另一方面,传统文化自我革新,面对以儒家经典为准的科考禁锢,“阳明心学”掀起了一个思想解放浪潮。其精髓所在:“夫学贵得之心,求之于心而非也,虽其言之出于孔子,不敢以为是也。”究其意,不过是对孔子“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之再批判,直指“人格”之养成。“阳明心学”在经济文化最为发达的江南蔚然成风,风气吹遍全国各地。傅山斥“理学”之虚,倡“心学”之实,认为气在理先、善恶相对,要凭“良知”行事;主张贯通经史诸子,眼光向下,关注民间,“市井贱夫最有理”。徐继畬高祖幼孤贫,走塞外牧牛羊致富后设家塾。曾祖父徐天叙起,就开始与陆王心学结缘。祖父徐敬儒,乾隆乙卯以“异端论”乡试中举,文中有言“今夫弟之於师,往往群焉以从,而不惮异国之劳者,惟其心之有所慕而已”。从中可窥其对人心独立的尊崇。其父徐润第“治陆王之学,特精于《易》”,会通儒佛道。徐继畬受其影响最深。徐润第教导徐继畬“为人要为大人,人之大者,非富贵崇高之谓,亦非矜意气、尚权谋,笼罩众人之谓。”要坦荡为人“平昔心中一切私己、薄人、忌嫉、冷漠、阴贼、短绝、便宜、巧诈诸念头,凡有伤于天心仁慈公普者,时而剪除,秉一个空荡荡热腾腾底心,委命投诚于天。”要坚持心性本体,要“心常虚也”,“虚则物我之形骸化,彼此之畛域泯,而内外合一,胸次间一片清明”。而虚的境界是“艮”,“艮其背不获其身,行其庭不见其人,其道光明也”。道光七年(1827年),徐继畬丁父忧在籍,整理父亲书稿,名《敦艮斋遗书》,更加体会到父亲心灵自由的归旨,并终生知行合一。

廉政节操 开放胸怀

徐建宏说到徐继畬的廉洁,也颇有心得:“过去的人饱读诗书,他们就过不了自己心里的坎,贪污是不能做的事情。”这些在徐继畬的思想里有充分的体现。道光六年(1826年),徐继畬中进士,朝考第一,是为“朝元”。其文《政在养民论》直言“古圣人陈谟赞化,不曰治民,而曰养民,养之民者,养其身,并养其心”。徐继畬认为“民本”乃所谓“邦本之所维系,元气之所蟠结,一有动摇,所关匪细”。他“庙堂与江湖”同忧:“骨髓已罄,目下青黄不接,粮价腾翔,卖男鬻女,道殣相望。壮者弃产奔逃,弱者填委沟壑。人心汹汹,朝不谋夕。”徐继畬痛斥吏治腐败,讥讽“大臣之负清名有时誉者,以多所容忍为宽厚,以模棱两端为和衷济事之道,以遵循故事为奉公守法之规。观其奏章,所敷陈似乎精密周详,了无遗憾,而实则铺张粉饰,纸上空谈,稽诸事实,大谬不然。”徐继畬由翰林而转为御史后,“当时宣宗屡降旨切责内外诸臣,空文无实。每得公疏,必称善再四,风示有位”。道光十六年(1836年),徐继畬上《政体宜崇简要疏》,倡“教令宜简,条例宜简,处分宜简”。因切时务,受宣宗召内,“询及民瘼,剀切陈述,为之流涕。”旋被擢任广西浔州知府。至此,徐继畬受宣宗知遇,一路青云。历任福建延建劭道、汀漳龙道、两广盐运使、广东按察使、福建布政使、福建巡抚等职,曾两度暂署闽浙总督。此时,持续300余年的海洋危机汹然而至,闭关锁国的大门被西方坚船利炮打开。在“夷夏大防”“盲目排外”根深蒂固的官场文化氛围中,徐继畬是被战争惊醒的难得的官员,其《瀛环志略》敏锐地指出这是“古今一大变局”,“从此天下多事矣”。徐继畬汲取战败教训,处理中西关系秉持“备战和戎”“通商制夷”“协和万邦”的原则。由于他务实处理“神光寺案件”,林则徐以广州“拒入城”之排外经验,“责公畏葸”而聚群弹劾。“同官皆为公危,公屹不动”,咸丰二年(1852年)被彻底罢职。归里后,徐继畬做祭祖文称“谨守祖训,饮冰茹蘗,不取一钱,矢勤矢慎”,“惟谨洁自守,尚未玷先人清白”,以告慰祖先。十余年后,满清王朝终于迈开改革步伐。徐继畬又因“通时务”,被再次启用。同治四年(1865年),出仕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行走,参通商事务,旋补太仆寺卿。同治六年,徐继畬为总管同文馆事务大臣。为清王朝百年计,同文馆系统引进西学,开设天文算术馆,拟扩招科举正途出身五品以下京官,希望为朝廷速成一批懂西学的新式人才。终在大学士倭仁为代表的保守派反对之下,掣肘难办,计划严重受挫。同治八年,徐继畬告老还乡。同治十二年三月初三去世,众门生募款安葬。

文化自信 影响后世

五台县人大常委会教科委主任闫竹叶有诗文纪念《开放先驱徐继畬》:“朝元府第出神童,策论养民达圣聪。闽浙通商秉正义,平遥讲学树遗风。一言公器西人重,百废周期大国同。志略瀛环千古事,胸襟开阔有徐翁。”我们驱车前往五台县徐继畬纪念馆时闫竹叶加入,队伍壮大。遗憾的是徐继畬纪念馆因条件欠缺已经撤展,纪念馆所在地广济寺正在修缮。从赵馆长滔滔不绝的介绍中,我们深切感受到他对先贤的深切尊崇和热爱以及对我们研究者发扬光大徐继畬所寄予的厚望。赵馆长告诉我们:“一些学者,美国人、日本人都来过。”“普通人不太多,因为徐继畬不像人家林则徐干过轰轰烈烈的虎门销烟。”事实上,传统文化孕育了“虚心通达,智周无外”的徐继畬,能够在茫茫暗夜的闭塞文化观中突围,心无芥蒂地洞悉世界大势,不计后果地著书《瀛环志略》向国人介绍世界,希冀能打开国人的眼界,扶大厦于危倾。鸦片战争的刺激,使他率先突破了时人狂妄的“华夷观念”,明示中国在地球之位置,流露出强烈的危机意识和对中国何去何从的思索,“事关近代中国的前途和中华民族整体的历史命运”。林则徐在广东禁烟期间,因突破陈规搜集西方资料汇集而成《四洲志》是为“睁眼看世界第一人”。魏源在此基础上编撰《海国图志》,成为“师夷长技以制夷”之改革和启蒙先驱。唯有徐继畬之《瀛环志略》通篇不提“夷”字,正视中西,显示了难能可贵的文化自信。当时美国传教士卫廉士盛赞《瀛环志略》“以尊重的措辞”谈到每一个国家,认为“徐继畬已经充当了中国现代世界观的创造者和宗师的历史性角色”。《纽约时报》评论道“中国历史悠久的地志体系,被这位东方伽利略改革了”。《徐继畬及其瀛环志略》著者龙夫威说,自己在研究徐继畬时深深“困扰于美国和中国两种世界观”之中,联想到“徐继畬面对世界秩序的冲突,早已在近代框架内寻找理解与同一性,并进行百折不挠地调节”,在最大的文化鸿沟上架设理解的桥梁。龙夫威认为徐继畬是当时中国难得的有创造力的、开明的政治家。在“徐的中国文化根源——其家庭、教育、乡土、社会,以及政治联系”等背景下,“正因为有对中国文化和国家的忠诚,才激发徐继畬这个反对英国侵略的爱国主义者、中国领土的保卫者,去探究外国的实情,支持和解政策,从而为中国做好未来的准备”。并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另外一些美国研究生,会迈开他(她)的双脚,去徐继畬的故乡,利用收集在那里的丰富资料,重新开始对这位中美关系史上真正重要的历史人物的严肃研究。1996年,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周振鹤发文称徐继畬是近代中国“正眼看世界的第一人”。在此意义上,徐继畬不仅是五台的,更是山西的;不仅是山西的,更是中国的;不仅是中国的,还是世界的。笔者与徐建宏素昧平生,却在东冶镇得到他和其他本地朋友的热情接待,并热切希望把他们的乡贤研究好。赵馆长告诉笔者,纪念馆修缮完毕后,计划以“廉政教育基地”为主题重新布展,希望我到时一定再去。3年前,任复兴《孕育三代清官的小院》一文中这样评论:“在凶险的政治生态下,祖孙恪守家风,把贿赂贪污视为毒药,拒贿守廉惊心动魄,事业文章享誉瀛寰,这座小院和附近官院墓地,可谓廉政文化的宝贵资源。”

〖相关链接〗徐继畬微档案

《清史稿》:“继畬父润第,治陆王之学。继畬承其教,务博览,通时事。在闽、粤久,熟外情,务持重,以恩信约束。在官廉谨。罢归,主平遥书院以自给。”《山西通志·乡贤录》:“继畬久驻岭表,熟悉敌情,得其要领。莅任后,端严持重,务以恩信羁縻,体国家休息之意,于是各通商诸国悦服,咸遵约束,市舶辐辏,部内疮痍尽复。”

杨丽红 文/图

萌英雄手游

676彩票app

天天三国战安卓版

贪婪洞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