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隧道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羊毛衫名镇东莞大朗资金紧缺面临倒闭潮-【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2:27:41 阅读: 来源:隧道窑厂家

原标题:订单少开工不足一半 卖了闲置机器换资金

“中国羊毛衫名镇”广东东莞大朗镇大量中小毛纺厂在多重压力下关门倒闭

经过几代人努力而编织出“中国羊毛衫名镇”神话的东莞大朗镇,几乎家家户户都与毛织业有关系。但是,在毛织这样一个劳动密集型的行业里,随着劳动力成本的上涨、各种原料的价格上升、利润空间的压缩、订单的减少,大部分中小型毛织厂的生存日益艰难。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在大朗调查发现,当地毛织业多数是个体户经营的中小企业,它们主要靠大厂的分单维持生计,因此是合作与竞争的关系并存。一旦大厂自身都难保,它们的倒闭就成为必然。

案例:那段日子每天都在亏

“那段日子每天都在亏,实在撑不下去了。”缝盘厂的结束,对于罗芳来说是一种解脱,她再也不用每天为资金的问题而生活在焦虑和烦躁中。

“资金根本转不过来,现在工人的工资都在上涨,但是从厂里接过来的订单,工价都打得很低,每天都在亏。货款也一直回不来,有的交了货后4个月才来货款,最快也要两个多月。而且,今年大厂的订单不多,很多时候它们自己就解决了,有的大厂甚至自己都没订单做,我们这些小厂接到的单子就更少了。”罗芳说。

罗芳的缝盘厂是大朗镇难以计数的下游工厂之一,她面临的资金困境,是所有这些企业面临的共同难题。

其实,罗芳是今年才开始做毛织业的。毛织业的行情令罗芳大跌眼镜,尽管她有多年的毛织经验,但是缝盘厂仅开张两个月,就无法维持下去了。

“我表妹那100多人的厂,也是今年才开始做的,不久前也维持不下去了。我买的那些机器1.5万元一台,用了两个月,卖出去就只值5000元。”

关键词:工资

工资涨3成 还是不好招人

当记者来到毛织厂较为集中的大朗巷尾时,看到几乎每个工厂前面都有招聘启事,“招工”二字异常醒目。有的厂甚至在外墙上拉出大横幅,写着“本厂长期订单充足、待遇优厚、准时发放工资、住宿条件……”。

随处可见的招工信息,可能会让人以为毛织业订单多得做不完,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很难与中小企业大量倒闭的现实联系起来。记者深入调查后发现,原来这只是表象,毛织行业中小企业的生存形势已非常严峻,个体小工厂尤为突出。

“这边现在不好招人,有的工厂都搬到外地去了。去年这边闹罢工,有的厂甚至职工走光了。刚开始是因为工钱低在闹,后来是因为伙食、住宿条件不好等原因。现在,只有那些待遇福利都比较好的大厂能够招到人,小厂很难招到。”在大朗做织机多年的徐师傅告诉记者,“现在厂里的工资确实涨了,我去年最多一个月2000元,现在可以拿到3000元。我们一天工作9个小时,每星期3天加班,每天加两个小时,每个月有两天的假期。”

“不过,毛织这行业灰尘大,对身体健康很不好。以前和我一起做织机的几个老乡,现在回到老家做起了小生意,都没有出来打工了。”徐师傅略显担忧地说。

陈先生在一个20多年历史的港资厂做跟单主管,他告诉记者:“前年开始就不太好招人了,今年过完年回来一个月就一直招不到人,织机这样的工作,就是完全不懂的人,学一段时间就会了。今年新劳动合同法颁布后,一线工人的工资涨了30%,但还是不好招人。”

关键词:利润

为了留人 亏本也要接单

陈先生告诉记者,“一件毛衣按毛料算,今年比2006年平均上涨了20%~30%,与2007年相比大概涨了10%~15%。”

记者从负责毛料发货的张小姐那里了解到,今年大部分的毛料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就拿使用较为常见的丝光棉来说,去年大概是34~35元/公斤,今年已经是40元/公斤了,约上涨15%。

记者从配料师傅那了解到,目前大部分配料都在涨价,尤其是包装用的袋子和纸箱涨幅最大。

据了解,目前原材料及劳动力成本都上涨,工厂利润空前压缩。“一件出口毛衣的总成本上涨高达40%。”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多年从事毛织业的方小姐告诉记者:“客户一般会同时让多个工厂报价,最后让要价低的工厂来做,所以很多时候别看工厂还在运作,其实已经在亏本了。”

“有些厂为了留住工人,确实有时候亏本也会接单,有时接一些不该接的单。”大朗镇民营经济发展协调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据了解,毛织行业从业人员的流动性比较大,他们的工资大多都是计件的,如果工厂没有订单或拖欠工资,就留不住工人。所以,很多厂都想尽办法留住工人,在能承受的范围内,即使亏点本都接下订单,不让工人离散。

关键词:订单

订单太少 开工不足一半

陈先生所在的工厂做的是出口欧美的订单。据陈先生介绍,美国订单一般批量比较大,但是利润空间较小;欧洲的订单量少,但利润要比美国订单大。今年受美国经济不景气、人民币升值等多重因素影响,美国订单开始锐减。

“往年的美国大单今年基本都没接下来,今年销往美国的产品数量减少了70%。去年出口约300万件,现在都已经是旺季末了,估计今年只有100多万件。”

记者来到陈先生所在工厂的织机部,在20多台织机的车间,只有十来个工人在忙碌,开工率五成左右。

随后,记者走访了巷尾一带的小型工厂,有的开工率不到三分之一。在黎贝岭的一个废品收购站,记者看到了十多部织机正在出售。“现在很多厂都接不到订单,每天都有小厂倒闭,我们厂撤消了一些部门,一些用不上的机器也都卖掉。”某工厂员工如是说。

在帝龙毛织厂工作的小梁告诉记者:“我们厂有内销部和外销部,外销的订单现在还在做;内销订单今年不多,那边一个人都没有了。如果接到订单,厂里只好发给别的小厂或手工作坊做。内销订单质量要求不高,主要是靠数量赚钱。”

另外,在大朗,很多稍具规模的工厂都“养活”着多个下游企业,这些下游企业多是小厂或手工作坊,它们大多完成毛织制品的一个或少数几个工序(包括织机、缝盘、后整、印花、钉珠、平车和手钩),从订单到货款的回笼,都受到上游企业(发单工厂)的直接影响。上游企业如果没订单,将直接影响到它们。

关键词:资金

周转失灵 倒的多是小厂

小规模的工厂在大朗数不胜数,目前“倒”声最响的也是这些小工厂。当地的房屋中介聂先生告诉记者:“大朗这边是倒了很多毛织厂,但是倒得最多的是一两百平方米的小厂,我们找房源的很清楚。”

江小姐所在的针织厂是有20多年历史的港资企业,下游工厂有几十家。“两星期前,本来想给一个合作了很久的下游工厂发单的,哪知道它说倒就倒了。很多工厂都是在月底资金周转不过来倒闭的,因为多数款项都是月底结算。”

虽然从2004年开始,毛织行业就出现了倒退,不过去年毛织行业还是异常红火,于是今年又多了一批新加入的工厂。在旺季,大厂会把手中的订单分一些给小厂,或者让小厂完成某些工序。不过在很多时候,小厂也能从外贸行那里得到一些外贸订单,但是一般做不了高档货。

“现在原材料成本和劳动力成本都在涨,如果小厂做普通货,报价从原来的12美元上调到14美元,客户都觉得接受不了。但是上规模的企业做高档品牌,即便由30美元涨到40美元,只要是合理的原材料上涨,客户都还是能接受。所以,订单的缩减是小企业熬不下去的原因之一。”陈先生说。

一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下游企业的倒闭,与目前上游企业的资金紧缺也很有关系。“上游企业因为资金周转不过来,拖欠货款的情况比往年明显增多,让本来资金实力就比较弱的下游企业备受压力,货款结不了,工人工资也发不了。”

李小姐所在的厂有900多名员工,她表示,今年厂里的资金紧张,作为员工她能感受到。“以前我们厂很少催客户付货款,客户拖三四个月再给也无所谓。而在今年,厂里频频催货款。即便是这样,今年拖欠货款的情况还是比往年严重。我们拖欠小厂半个月,小厂就要拖欠工人工资20天,甚至更长时间。”

关键词:技术

技术落后 淘汰成为必然

“很多人都以为,毛织这一行业的门槛很低,所以总是不断有人想进来,尽管毛织业是劳动密集型的行业,但它的技术含量却比较高,只有有竞争力的企业才能存活下来。”江小姐如是说。

据了解,为应对日益增加的各种成本,稍具规模的工厂都在增加电脑织机的数量。一位管电脑织机的师傅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我们车间现在有25台电脑织机,每个月只需要发一个师傅5个跟班的工资,按师傅2000元、跟班1300元计算,全车间一个月的工资只有8500元。而在以前,因为全是手织机,按每人工资1300元计算,每个月老板要付工资32500元。这样一算,现在老板每个月省了2万多元。而且,电脑织机的速度比手织机快多了。”

大朗镇民营办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一台电脑织机的价格大概四五十万元,过去一台电脑织机3年就可以创造四五十万元的价值,加上现在产业发展的需要,电脑织机的使用将越来越普及。”

不过,目前大朗很多个体小工厂很少使用电脑织机,基本上用的是手工织机,它们在产业升级过程中被淘汰的可能性更大。

关键词:扶持

镇政府:我们一直在扶持

大朗镇政府有关官员分析认为,出口退税率的持续下调,缩减了毛织产业的利润空间。给出口企业,尤其是利润率较低的中小企业带来了较大压力。另外,新的《劳动合同法》也让中小企业难以马上适应。

针对目前中小企业的资金困境,政府一直采取扶持态度。大朗镇民营经济发展协调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企业与企业之间存在信息不互通的情况,有些企业确实存在接不到订单的情况,但有的企业订单又多得忙不过来,即便有订单也不敢多接。”

对于较多小工厂倒闭的现象,该负责人表示:“这部分小工厂在大朗难以统计,他们的倒闭可以说是产业升级的阵痛。这是一个必经的阶段,有竞争力的企业才能存活下来。现在政府正在引导产业升级或转移,我们希望企业劳动密集型的部分和环境污染的部分往外移,留下企业的研发力量和销售网络,真正体现出毛织产品集散中心和交易中心的魅力。”

数据1 1~5月纺织业累计亏损近百亿

根据最近出炉的统计数据,2008年1~5月纺织行业累计亏损额达99.58亿元,较去年同期大幅增加了29.72亿元,同比增幅高达42.54%。而今年前两月的亏损额增速为37.205%,去年1~11月的亏损额增速仅为14.34%。

数据显示,在内外部环境剧烈变化的影响下,纺织行业整体利润下滑的速度确实在不断加快。分行业来看,全部亏损中,纺织业就达55.29亿元,所占比重为55.52%,而在其中,棉纺织又成亏损大户,累计亏损额达到23.64亿元,其次是针织业,亏损额为10.21亿元。

数据2 债务仍是毛纺业主要财务负担

1~5月,国内毛纱线产量下滑,同比累计减少5.19%,呢绒生产继续增长,增幅减缓,同比增长7.50%。规模以上毛纺织企业、毛针织企业和毛纺制品企业完成主营业务收入分别同比增长18.9%、21.6%和10.1%,完成出口 交货值分别同比增长1.7%、16.6%和4.3%,累计产销率分别达到96.1%、98.3%和95.7%。

1~5月,毛纺织、毛针织和毛纺制品3个行业主营业务收入和出口 交货值同比均有所增加,但债务仍是毛纺行业的主要财务负担。其中毛纺织行业毛利率增长0.1%,利润率同比持平。毛针织行业毛利率同比下降0.4%,利润率同比下降0.9个百分点。毛纺制品行业毛利率同比上升1.1个百分点,利润率同比持平。毛纺织、毛针织、毛纺制品3个行业的三费比率控制合理,毛纺全行业的运行质量和经济效益比较平稳。

1~5月,规模以上1393家毛纺织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540亿元,同比增长18.92%;利润总额22亿元,同比增加3.2亿元;销售利润率达到4.1%;三费占主营收入比例为5.5%,同比下降0.5个百分点。

1~5月,2003户规模以上毛针织企业主营业务收入315亿元,同比增长10.1%。1~5月利润总额8.2亿元,同比降低1.8亿元,销售利润率达到2.6%,比上年同期低0.9个百分点。三费占主营收入比例为9.0%,比去年同期提高了0.4个百分点。1~5月国际市场受出口退税率调整及人民币升值影响,效益出现下滑。1~5月管理费用、财务费用同比分别增加12.7%和23.5%,企业经营负担沉重。

资料背景 大朗毛织业

广东东莞大朗镇有着 “中国羊毛衫名镇”的美誉,毛织业是其特色产业。

以大朗为中心、涵盖周边地区的整个毛织产业集群内,有近万家毛织行业企业,仅大朗就有3000多家 (其中规模以上100多家)。整个产业集群市场年销售额超过12亿件,在大朗集散的就有8亿件。

大朗的毛衣60%出口到意大利、美国等80多个国家和地区,吸引了POLO、袋鼠、金利来等10多个世界顶级品牌和鄂尔多斯、杉杉等20多个国内名牌在大朗设厂生产。

大朗业已成为国际毛织产品的研发生产、流通集散、价格发现、质量认证、时尚展示、信息发布中心之一,成为重要的毛织产品外贸采购基地。

白云区汽车抵押贷款

7kw柴油发电机

吸污车价格